Visiting Her With A Basket Of Fruit – Blue Soup (partial)



藍色豬心湯(2002)

有人從地下室悄悄反駁道:「蔬菜有心,你連心也沒有」(註)

非常理性的一消點透視,從左心室剖開
塞進滿滿的高麗和枸杞。 血色鮮豔,與人無異,或者
你可以想像它的跳動與脈搏,你就更接近野獸派

阿嬤熱衷於食物的解凍與燉,更相信電冰箱的祕術
在生食與熟食之間,修練口舌的賞味期限

阿嬤喜歡放著小火安心熬煮各式野味湯湯水水
阿嬤喜歡進出冰箱換算材料之間的廚餘一滴不浪費

那年。阿嬤勾著你的小手吆喝整座菜市場,手提兩顆肥肥豬心晃盪
大心撞小心,你瞪大魚眼睛強忍魚腥,紅色西瓜流淌綠色汁液。

你不一定喜歡藥膳,或者你根本就厭惡內臟
從冷凍庫拿出來解凍,看者它慢慢復活,彷彿
自己才是那隻獸,去經驗,經驗整個解剖學的倫理

燉與凍之間的韻律總是大同的,肉食的市場也是。
電鍋蓋跳躍著它的音樂,而黑棗已經熬出甜味
午后的廚房,乾燥,芬芳,母親般溫暖

年節氣氛。大伙唾液圍攏著一鍋湯沸。照例
總統除夕夜談話的藍色畫面倒映在油花花的湯面上
一掩一滅。湯汁的甘甜從舌根沉澱至記憶底層那樣細微那樣幸福。

你總是無法忘記慢動作反覆重播阿嬤粗皺如蛇的手在水中拂洗
一顆顆解凍的豬心啊豬心

 

註:電影《愛蜜莉的異想世界》之一對白